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天水  >  文化名人

【风物志】天水馆藏柳毅传书镜,折射出金国人深度汉化的史实

 2021/09/14/ 11:43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记者 黄建强

天水馆藏柳毅传书镜,折射出金国人深度汉化的史实

  铜镜又称“鉴”或“照子”,它萌芽于夏,兴起于战国,盛行于汉唐。自唐末以来,铜镜开始衰落,北宋略有复兴,南宋继续衰落。然而与南宋对峙的金国,自建立后,采取“实内地”的政策,将中原内地的大批匠人迁至北方,积极吸收汉地文化,在铜镜制作上异军突起,这些铜镜的背面装饰着各种花纹图案和铭文。这些纹饰和铭文的产生与流行,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社会生活及时代风尚有一定的关系。在天水市博物馆里,就收藏着一枚金代“柳毅传书镜”,十分精致。而这枚镜子的背后,折射的却是宋金时期,金国人被深度汉化的历史。

  金代柳毅传书镜

  甘肃省天水市博物馆藏着的一枚金代“柳毅传书镜”,镜面为圆形,圆钮,以钮为限,可分为上下两部分,钮及其以上为陆地,钮下为河水。陆地上,沿着镜缘左侧伸出一株大树,树下一男一女。女子衣带飘拂,男子面向女子,身子微向前倾,双手拱起,男女互作倾诉姿态。右侧一人牵马,马头向钮。树下草地上几只羊徜徉着,其间有一方框铸有铭文“河中府马家白同镜”。下部分河水中波涛翻滚,两条鱼在嬉游。铜镜素缘,直径17.2厘米,重550克。2002年5月,甘肃省文物鉴定委员会确认该文物为国家三级文物。虽然这件文物级别不高,但是却非常有趣。

  “柳毅传书”的故事发生在甘肃陇西一带。这个故事是中国历史上流传最久的神话故事之一。最早反映“柳毅传书”的文学作品是唐传奇小说《柳毅传》,见于《太平广记》,出自唐人陈翰所编《异闻集》中,由李朝威撰写。

  《柳毅传》写的是落第书生柳毅路过泾河,遇见洞庭龙女牧羊荒郊。龙女自述在泾河夫家备受虐待,请求柳毅传书解救,柳毅慨然允诺。龙女得救后思慕柳毅,后经许多曲折,二人终于结为美满夫妇。柳毅传书故事展现出奇异浪漫的色彩和清新俊逸的风神。情节也离奇曲折,富有戏剧性,自唐代以来在民间广为流传。

  天水市博物馆藏“柳毅传书镜”体现的正是龙女得救后与柳毅依依惜别的场景。柳毅传书结良缘,有着美好寓意和文化内涵。

  铜镜上铭文是何意?

  这枚铜镜最引人注目的是它上面的铭文,在镜面中间偏右,有一方框,内有“河中府马家白同镜”八字铭文。铭文中的“同”通“铜”。“河中府”这显然是个地名,在哪里呢?

  河中府始置于唐代开元年间,据《旧唐书》卷四十三《志》《第十九地理二》记载,河中府属河东道。河中府之名最早自唐代开元年间出现。

  在宋金时期,河中府又经历了数次变动。《金史》记载:“河中府,散,上。宋河东郡。旧置护国军节度使,天会六年降为蒲州,置防御使。天德元年升为河中府,仍旧护国军节度使。大定五年置陕西元帅府。户十万六千五百三十九。县七、镇四。”

  由此看来,历史上的河中府就在今山西省永济市西南蒲州镇一带。

  铭文中的“马家白同镜”是什么意思呢?应该指的是此镜为姓马的工匠或作坊制造。

  金代对于铜器的铸造,国家是严格控制的。这要从金代的“铜禁”说起,其原因是金代的铜十分匮乏,再加上边患较紧,就连皇宫中供奉祖先的祭器也不得不使用陶器代替。金代对于铜器铸造要求也十分严格,特别是对铜镜的铸造要求更甚。《金史》载:“(大定)十一年(1171)二月,禁私铸铜镜。旧有铜器悉送官,给其直(值)之半。”但在民间却是有禁不止。《金史》又载:“(大定十一)十一月,上谕宰臣曰:‘国家铜禁久矣,尚闻民私造腰带及镜,托为旧物,公然市之。宜加禁约。’”其后历代皇帝都把禁铜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

  金代铜镜主题纹饰十分丰富,虽有不少仿汉、仿唐、仿宋之作,但也有创新之处,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常见的金代铜镜有双鱼镜、人物故事镜、盘龙镜、瑞兽镜、瑞花镜等等,其中以双鱼镜、童子攀枝镜最为流行。且由于禁铜政策的实施,金代铜镜必须经官府检验、签押后才能流通,因此以纤细清晰的字体契刻官府验记和押记,是金代铜镜的另一个重要特征。

  马家铸镜有可能是被官府认可的铸镜工坊之一,河中府马家是金代铸镜名家。由此断定,天水市博物馆里的这枚铜镜,出身“名门”。

  金人铜镜为何铸汉地故事?

  金代“柳毅传书镜”属于人物故事镜。宋金时期故事镜传世和出土的比较多,主要以具有浓厚宗教色彩的神仙故事为题材,采用粗线条画法,用浮雕技法处理。诸如仙山楼阁、云中飞鹤、山谷云绕、寻仙访道,使画面呈现出超凡脱俗的神仙意境。有的故事题材所表现的内容能从史籍记载中找到,如柳毅传书故事镜、童子攀枝镜、许由巢父故事镜、吴牛喘月故事镜、带柄人物故事镜、萧何追韩信故事镜等等,多为中原地区广泛流传的历史故事被用于铜镜上,这是汉人与女真人在经济、文化、思想等方面互相学习、互相渗透的必然结果。

  金国虽然是古代少数民族建立的国家,但却是中国历史上汉化程度最深的王朝之一。宋金时期,金国占据北方,鼎盛时期疆域包括东北、华北、关中以及俄罗斯远东地区。金国的南部从大散关一直到淮河一线,与南宋对峙;西北与西夏并立,现在甘肃的兰州、天水、平凉、庆阳等市都属于金国的地盘。金国的疆域比南宋大了许多,人口也不少。南宋人口峰值为8060 万,而金国人口峰值达5600万,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口并不是女真人,而是北方汉人。金国入主中原之后,一直以中国正统自居,图谋统一华夏。在这样的思想认同之下,金国从上到下,自始至终都在不断汉化。

  金国的汉化很早就开始了,早在金太宗天会初,就有一些女真贵族的上层人物积极主张摒弃女真旧制,全盘改用汉制。当时支持汉化的势力已经相当强大。金熙宗天眷元年(1138年)八月,以三省六部制取代自金初以来实行的女真勃极烈制度,官职彻底汉化。

  不仅如此,金国中期以后,女真人改汉姓、着汉服的现象越来越普遍,朝廷屡禁不止,民族融合的速度进一步加快,从朝廷官制、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到思想、文化、民间时尚等,金国全面汉化。

  经济方面,金国的陶瓷业与炼铁业兴盛,对外贸易的榷场还掌控西夏的经济命脉,与南宋和蒙古族部落等贸易频繁。金国还形成了会宁府(今黑龙江阿城)、金中都(今北京)、开封府与济南府等较大的商业中心,而这些地方,都是汉族人口密集地。

  金国推行汉化政策,接受汉文化最快、汉化程度最深的首先是女真上层贵族社会,金国以儒家为统治思想,如同宋朝一样,尊崇儒学与孔子。很多女真贵族子弟以孔孟之徒为傲,以写诗填词为荣,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深度汉化,作为日常生活所用的铜镜,自然也就在这种大环境下迎合了人们的需求,铸镜工匠将汉地故事铸在镜子上,以迎合时代审美需求。这就是为何金代人物故事镜中,多汉地人物故事的原因。

  掌上兰州·兰州晨报记者 黄建强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