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天水市 秦州区 麦积区 秦安县 清水县 张家川县 甘谷县 武山县
网站首页 专稿 视频 国际 国内 法治 时评 政务 体育 娱乐 教育 网上甘肃 作文 军事 财经 甘肃旅游 甘肃名师 乡镇之窗 金塔专题
甘肃新闻 论坛 任命 女性 旅游 汽车 餐饮 房产 卫生 科技 游戏 食药安全 文化 I T 知名品牌 陇上专家 每日团购 健康频道 本网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天水  >  人文天水

诗人阎安印象记

2017-10-10 09:01来源:天天天水网 

诗人是先知,诗歌是代表整体的人和时间握手言和

——诗人阎安印象记

  【阎安简介】

  1965年8月生,现居西安。1987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完成并出版个人专著《与蜘蛛同在的大地》《乌鸦掠过老城上空》《玩具城》《时间患者》《整理石头》《蓝孩子的七个夏天》等10余部。有部分作品被译成俄语、英语、日语、韩语,在国外出版发行。先后荣获“2008年度中国十佳诗人”、“海峡两岸诗会桂冠诗人奖”与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等荣誉。现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延河》文学杂志执行主编,中国作家协会诗歌专业委员会委员。

  天水日报记者胡晓宜

  一个翻山越岭 连滚带爬从海边归来的人

  一个被大海和它虚无的湛蓝淘尽了青春的人

  灰溜溜地回到了秦岭以北

  如今已不事精耕细种的北方

  一肚子瓦蓝瓦蓝的海水没处吐

  朝朝暮暮近乎吊儿郎当的悠闲里所深藏的

  沉默 和近乎荒唐的小秘密

  也没人知道

  在和阎安先生交谈的时候,我脑海中迅速闪过这几句诗。这是他在《中年自画像》中的结尾。我不自觉便将眼前的他与诗中的他结合起来,并将他们进行了一番比较。其实几年前,我曾在西安的一个可以眺望秦岭的农家乐见过他一次。好像也是初秋,天气刚刚转凉,秦岭山脉笼罩在一片雾霭之中。他给人的感觉和季节,和此时并无不同。安静,多少有些沉默。

  那天台湾的白先勇先生也在场,阎安雕塑般的神情和白先勇先生的笑容,都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我记得他随身带着一个黑色的笔记本,但也会突然间神思恍惚,旁若无人,埋头在本子上书写着。而此番在天水,见他仍然保留着这一习惯,不由得心生感慨。同行的一位作家说,像他这样成了名的大诗人,能坚持这样的习惯,他的那些本子太神秘了。

  “其实我不会记录当时当地任何的具体事情,而是捕捉内在的闪电,它突然醒来了。”他淡淡地说。

  阎安说他记录的习惯其实是从上世纪80年代手工书写时代开始的。手写总是能把整个身心放进去,进入对世界和写作双重真谛的体验之中。

  如今,除非写公文,但凡真正意义上的写作,他一直在坚持手写。于他,有些行为已经完全超越了名利,和具体的目标结果也无关系。

  “诗人是和闪电搏斗与周旋的人。”

  徒手搏取闪电,将闪电抓在手里,就如同将花朵举在手里一样。他显然很享受这种特立独行的状态。

  “其实,这个过程也就是人和时间在无休止的共鸣中自我完善和相互完善,在某种意义上它已超越了写作,超越了诗歌。当代汉语诗歌最鄙俗的地方恰恰在于它完全沦入经验的东西之中,不再奋起进行超现实、超生活的探索和概括。而停留在现实,停留在人的生活范畴的很多东西,不仅是对诗性的侮辱,也是对人的侮辱,毫无尊贵可言。生怕自己被埋没被冷落,这不是一个成熟的诗人该有的状态。”

  这大抵就是生活中那个不事张扬的,低调内敛的诗人阎安,长相有点德国,感觉有些英伦的诗人阎安。而当你进入他的诗歌文本,你却又不得不感叹,他分明是一个可以在多维空间自由游荡的撕裂般激越的人。

  “我想去的地方,就是皇帝特别想去

  去了就赖着不想离去的地方

  是火车想去的地方  是飞机想去的地方

  是宇航员出游太空之前特别想来走走的地方

  是时间也想放弃掉拥抱虚无的面具

  变成一个质朴安详的人

  而直接奔赴的地方”

  在《我想去的地方》这首诗中,诗人给自己建造了一个不知所终,但栩栩如生的理想国度。我想,这个地方在诗人的心中应该是蓝色的。而事实上,蓝的确是他诗中最多见的色彩。蓝色寓意着广袤、宁静,意味着一种可以透彻到神性的生命深度及其综合性,这让我想到了音乐和电影。如果诗歌也有颜色的话,阎安的诗应该就是蓝色的,如同交响乐,如同摇滚乐,如同某种接近极限的纯粹的存在。

  “诗歌写作必须建立在特殊的修养积淀以及语言的创造力之上。对于一个诗人来说,天赋很重要,但这也意味着你同时也要经过长期的魔鬼般严格训练。诗歌注定要与超现实的东西,与存在的终极性沟通,它是破戒的,手握闪电,在身体和云朵之间缔造默契。”

  阎安认为,诗歌就是小众文学。在他看来,每一种文体都有其特定的命运,这正如细菌和珍珠,它们具有完全相反的繁殖原理,同样,它们影响世界的原理也完全是相反的。诗歌影响的永远只是少数杰出的心灵。

  “影响一颗杰出心灵胜过影响一万颗卑琐的心灵。”说到诗歌与文学,沉默的他仿佛打开了话匣,滔滔不绝。

  “虽然喧嚣是生活本身的面目和表情,但不是诗歌的表情,世界的喧嚣与诗性是相悖的。真正的诗性并不在那儿。”

  “有一部讲述鲍勃·迪伦的电影叫《我不在那儿》,六个角色演同一个主人公,他们争执般的甚至是有些紊乱地讲述了一个人的六个不同的状态,证实人和世界存在着无限多的别处。它批判了那种肢解性的大众文化时代对人的全面瓦解,致命的叩问始终是:你存在的意义究竟在不在那儿?”

  除却诗歌,阎安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电影迷。只要有闲暇,读书之外,他都会看电影。在他的意识里,电影已经日益成长为无可比拟的革命性艺术。

  “对文字文化单一性的否定,作为文学的现代性转型,是最严重的人类事变,文学曾经在历史上扮演了舍我其谁的角色和位置,如今它的主流性已经越来越被优秀的电影冲击。现在去看欧美很多先锋的电影,对人类的探索已经抵达于不可思议的界面。电影永远落伍不了,在某种程度上,文学的劣势已经拜倒在电影脚下。”

  和阎安聊天,思维始终是跳跃的,无论文学,还是艺术,抑或现实,感受最多的始终是精神领域的天马行空和终极探寻,让你恍然之间忘记了他诗人的身份,仿佛眼前坐着一位哲人。

  对此,他也幽默了一把,“哲人是个书呆子,我不当,我也有着草木一样的随意和简约。”

  这应该就是真实的阎安,如同高洪波写给他的《整理石头》的一篇杂感中所言,冷峻外表下有一颗温柔的心灵。

  事实上,做这次访谈之前,为了能对阎安先生有个相对全面的认识,我翻阅了一些资料,对高洪波先生篇幅不长的杂感印象尤深:

  “阎安自我陈述的创作观,我总结为‘历史意识加时间意识,人类意识加宇宙意识,’二者相加的结果是《整理石头》后面的诗人阎安,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

  而这也是我眼中的诗人,一个在多维空间游走的,既内敛又张扬的诗人,一个可以将灯塔和大海、水井和星空统一起来,并拿得起、放得下的诗人。

  当我在微信中再一次试探性地问他:“诗人和诗歌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几乎在5秒钟之中,他迅速回复我一条短信:“我正在观测放在书柜中的一块陨石。诗人是先知,诗歌是代表整体的人和时间握手言和。”

 编辑:[辛晓强]
领导信息
王 锐
王 军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

出席首届国际产业大会暨第五届甘肃省文...

第五届甘肃省文博会兰州展馆

精彩专题
·迈向新征程学习省第十三次党代...
·中国梦·大国工匠之寻找陇原工匠
·专题每日甘肃网"3.15"消费者权...
·专题聚焦2017全国两会—每日甘...
·专题脱贫攻坚看甘肃——每日甘...
·2017部长发声——每日甘肃网专题
·甘肃省市党政主要领导干部研讨...
·每日甘肃网春节大拜年大型互动专题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 陇ICP备05000341 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