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天水市 秦州区 麦积区 秦安县 清水县 张家川县 甘谷县 武山县
网站首页 专稿 视频 国际 国内 法治 时评 政务 体育 娱乐 教育 网上甘肃 作文 军事 财经 甘肃旅游 甘肃名师 乡镇之窗 金塔专题
甘肃新闻 论坛 任命 女性 旅游 汽车 餐饮 房产 卫生 科技 游戏 食药安全 文化 I T 知名品牌 陇上专家 每日团购 健康频道 本网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天水  >  人文天水

2016天水年度诗选

2017-01-11 10:54来源:天天天水网 

  在黧黑的屋檐下

  □李王强

  时光锋利的刀刃,亮出收割的决绝

  我曾禅坐于一潭清泉边,看流云

  在水中瞬息变幻,恍若真实的命运

  不可捉摸是一种新奇,更是一种

  深深的恐惧。喜鹊的鸣叫稀疏

  乌鸦的阴影巨大。虽然,它们被人们

  无缘无故又反反复复地诅咒;虽然

  它们永远都在世界的边缘,像

  无人照管的孤魂。婆娑杨柳,在西风中

  一一退尽容颜,所有的手势都指向了

  颓败与荒寒。我曾在黧黑的屋檐下

  看笨拙而狠毒的蜘蛛将那些细碎的生命

  收放自如,才知道有一种柔弱纤细的丝线

  饱含着血腥的残酷,快过刀锋!

  大壑岘,蒿草萋萋,在坍塌的墙垣

  摇曳着斑驳的时光和辛酸的过往……

  刊2016年第2期《扬子江诗刊》

  

  沿着一棵树的方向望去

  □李继宗

  沿着一棵树的方向望去,天蓝得触目惊 心

  蓝得不无道理,蓝得一棵树的心情

  可能也很好,蓝得像呼唤

  低语,甚而至于是叮咛

  遗书,或者说不上究竟是什么,像什么

  沿着一棵树的方向望去,春光在明处

  人在暗处,要不是天蓝得触目惊心

  谁知道一棵树也有好心情

  谁知道萌芽正在长,石头正在挪动

  所有的树枝,就像刚刷过一层薄薄的绿漆

  沿着一棵树的方向望去,农用车正在路上

  不希望它们抛锚,只希望他们开好

  不希望低头看微信时,你也在看微信

  不相信纸上的春天,只相信在世间

  一遇,遇得那么巧合,遇得那么恰到好 处

  刊《四川文学》2016年第8期

  

  那个挖洋芋的人

  □周舟

  沿藤蔓的根茎

  取完葡萄一样的一串串洋芋

  之后

  他开始犯嘀咕:

  “会不会还有三颗两颗的洋芋呢”

  (就像我写完一首诗

  思忖未落到纸上的那一句)

  他弯腰

  更有力地挥动农具

  表情凝神焦灼  迅捷得

  像要用铁锨的手

  摸遍泥土所有的口袋:

  “到底有没有三颗两颗的洋芋呢”

  他像不断地这样嘀咕

  用栽种的那双手

  用幻想的那双手

  寻找

  直到一颗险些游离于想象之外的

  洋芋

  回到手上

  变成一只鸟

  跳进鸟巢一样的竹筐里

  他才一脸满足的样子

  刊《新疆文学》2016年第2期

  

  秦州词

  □王选

  九月  一场风手提秋色在秦州城

  馈赠金币和先秦时代马刀上的故事

  我是举着星辰  在尘世的骨缝里

  清扫寒冷的人

  在秦州  一些雨水缝合暮色

  一些雨水落在大地湾的谷物上

  大地湾  篝火如舌

  制陶的先民  梦里跑过一万头野兽

  在秦州  南郭寺瓦檐上滴落的叹息

  总是打湿身披半个唐朝的人

  唐朝来的人  铺开暮秋  铺开悲伤

  把满地白露采进药袋

  我愿身揣清茶  手捧灯盏

  在南山古柏下  把你南下的足音等出斑斑锈迹

  在秦州  麦积山  苍鹰高悬

  烟雨在合十的指尖飘落

  白云诵经  群山合唱

  盛大的红尘  只是石窟里的一枚苔斑

  总有佛心怀凡心  忘了归山

  在桃花含苞的水边

  看柴门半开的鸡鸭人家

  在秦州  我只爱一个女人

  短刀入鞘  以酒当歌

  八百匹白马送信  十万亩蒹葭织锦

  从《诗经》里碾过的车辆  载满嫁妆

  西关雨瘦  火炉暖心

  每一条巷道都深藏花开的声响

  九月  一场风下马而来

  与写诗的人握手言和

  九月  藉河水长  沿岸走满了鱼 在秦州  时光是满城的吆喝和烟火

  站在卦台山  每当夜色扯去

  我手举祖先八千年的骨骼

  与亿万道曙光把山河照亮

  刊《天水日报·李杜诗歌节特刊》

  

  在九寨沟我不写诗

  □欣梓

  在九寨沟我不写诗

  雨把诗写成了溪水和瀑布

  水把诗写成了一百一十四个海子

  海子把诗写成了蓝天云朵和森林

  蓝天云朵和森林之诗里

  九个藏寨的桑烟扑鼻

  诵经之声侧耳可闻

  我遇见的很多藏族汉子中

  我喊扎西

  肯定会有很多汉子回过头

  双手合十

  ——扎西德勒

  像多年的兄弟

  我遇见的很多藏族姑娘里

  肯定一个名叫卓玛

  她不说话

  她的眸子里

  含有九个藏寨寺院的铜号声和晚霞

  刊2016年11月《甘肃诗歌》微信平台

  

  看望老王妻子

  □赵亚锋

  70平米的房子,散乱摆着各种药品

  像是经历了一场战役。病的味道

  四处弥漫。我们和老王轻声交谈

  不时压低声音,用手势作补充交流 “吃一点吐一点。化疗了两次

  医生说已经没必要了……”

  我们小心翼翼地说话,好像舌头下面

  埋着地雷。而一阵接一阵的沉默

  又像无言的陷阱。在等我们上楼之前

  老王躲在厕所里狠狠抽了一支烟

  才强装平静。现在他的生活里

  除了叹气,就是摇头

  在开着门的另一房间里

  她有气无力地看着我们

  我们却不敢正视,只是远远地说:

  你做的饭真好,你养的花真好

  她的眼泪就哗哗地流出来

  阳台上,一串辣椒和一串萝卜干

  是她夏天挂上去的,一红一白

  像两只灯笼。馋嘴的老王

  你可忍一忍,千万别吃

  她要走的路太黑太黑……

  刊2016年第7期《星星》诗刊

  

  

  □雨眠

  天上的鸟把影子投在了地面上

  影子也在飞

  田野生动了起来——

  渭河两岸

  从东面的渭水峪到西面的鸡嘴

  成片成片的庄稼飞了起来

  成排成排的树木飞了起来

  翅膀扇动的风越来越大

  记忆都飞了起来

  童年被吹得远远的,行走中

  抬头的人,被扔在了时间的后面

  刊《新诗想》2016年第二期

  

  宁夏印象

  □王若冰

  这里的黄河波澜不惊

  这里的黄河岸边有大片大片芦苇

  水稻和小麦,有一丛又一丛树木

  在鲜花的丛林里蓬勃生长

  有一座又一座新城

  在黄河水岸日新月异

  有一代又一代穆斯林和汉人

  骑骆驼而来,坐火车而来

  在荒漠腹地开荒种地

  在城市成家立业,升官发财

  这里有沙漠、戈壁和红柳

  这里的古代有党项和西夏

  有身份神秘的好事者

  在贺兰山上刻下太阳、麋鹿和弓箭

  月黑风高之夜

  有人划着羊皮筏子渡过黄河

  有人骑着骆驼

  在沙漠里打盹

  有人腰别滴血的人头

  身披残月策马西行

  大漠深处的帷帐里

  王爷和嫔妃饮酒作乐

  也有打进冷宫的娘娘

  面容憔悴,花容日渐枯萎

  这样的地方,在古代适宜当贼寇

  适合做帝王,更适宜当一位

  孤军深入,斩杀匈奴无数

  让单于仰天长叹

  让史书上每一颗文字

  充满敬畏和喟叹的汉唐英雄

  这样的地方在当代适宜观光旅游

  适宜写诗作画,适宜娶妻生子

  适宜像一个酷爱考察求证的学者

  背着沉重的行囊在西夏王陵下徘徊思考

  更适合穿一身租来的羊皮袄

  赶一匹抢来的骆驼

  行踪诡秘地出现在镇北堡破败的客栈

  于子夜的黑暗里烧杀抢掠,自封为王

  然后,就有一位三流演员

  在贺兰山大风吹拂下一夜成名

  刊《诗探索》2016年第三期作品卷

  

  记忆中的县城电影院

  □雪潇

  那是上个世纪的70年代

  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我们排队走进电影院

  地狱的守门员,一五一十地

  把城关三小的所有师生

  数核桃一样,数进了他的黑色瓦罐

  这是老县城最大的一间房子,现在

  拉上了老县城最大的几挂窗帘

  师生们正襟危坐,等待一束光从头顶飞过

  等待银幕上开放黑暗中的花朵

  电影开始了,工农兵放射光芒

  我们双目炯炯,朝比远山更远的地方

  极力地望去,异域风光

  把我们渐渐

  引入他乡

  刊2016年《新世纪诗典》第五季

  

  此处何处

  □安永

  孙猴子逃不出如来手心

  其实谁又能逃脱

  自己的手心呢?

  你离不开自己的双手

  逃不出自己的手心

  挣脱老茧和纹理的束缚

  摊开双手

  谁会是乞讨者?

  举起双手

  谁会怜悯?

  攥紧双手

  拳头向哪里击打?

  双手合十

  向谁祈祷

  为何祈祷?

  撒手而去

  去向何处?

  天堂和地狱都下班了

  十个手指

  九九八十一难

  剩下的那一个

  也许就是命运吧

  ——刊《纪念馆》(民刊)2016年第1期

  

  眼疾

  □鬼石

  自从眼睛得病以后

  他几乎对任何望失去了兴趣

  比如,张望,瞭望

  比如,看望,探望

  再比如,眺望,凝望

  以至于欲望

  甚至是希望和失望

  刊《新世纪诗典》第五季

  

  定西的雪

  □苏敏

  宽肩膀的定西仅有一种颜色的衣服

  五官模糊的脸先被黄泥漫抹又被季节冷 冻

  低头不语的定西迎着一个方向的风和我 逆向而行

  渭河无声小镇无声村庄无声草木无声山 梁上寂静无声

  突然——

  在一道土崖黑黑的影子里

  在一片瘦肩膀的麦地里

  在一方篱笆场院倾斜的草垛下

  在亮着一节烟筒的商店门口上

  晾晒着一抹白一抹白一抹白的积雪

  它们丝毫不惧怕正午的太阳

  也对我的注视没有一丝惊慌

  要不是这是一块常常让人掉泪的土地

  我也许会在随车而过时

  忽视这些斑斑点点的色块

  或者首先想到它们仅是一种人为的涂料

  陇上人家好长时间没有见过雪了

  我不会以局外人来惊叹黄土上的色彩之 美

  那么鲜艳,洁白,湿润,少得可怜,

  那么不可多得

  像绣在穷人衣服上的牡丹,

  有一种迎接大年的感觉

  穿在身上局促不安,却温暖,理应该  当,那么叫人喜欢

  刊2016年《金城》第四期

  

  好女子来过的江湖

  □杨强

  好女子必定人言面善,步步生莲

  有芬芳的气息,慈悲的心肠

  懂得琴棋书画,通晓唐诗宋词

  如果有功夫的话,小龙女式的衣带武器最美

  用以防身,不带杀人

  眼下的好女子,在2014

  不懂功夫,但懂瑜伽;知道早睡迟起,用以养颜

  知道高富帅;不用古典诗词增加内在气质

  改用韩语贴金;她们不说云游四海

  只说那些你没有去过的地方

  还有这样一类女子

  她们把自己活得越来越小

  使身边的人活得越来越大

  她说她爱普通人的生活

  其实,普通人都爱她们

  刊《北京文学》2016年第一期

  

  春日祭

  □拾谷雨

  鸟鸣在春天断裂成

  两根琴键,在审判者的眼中

  发光。而后燃烧为细小的白色花瓣

  像要为一个人送葬

  尖厉的麻雀,比死去的人更加真实

  乡关是一场大雪封住家门

  彼时拦路的荒草如故人,乌鸦们

  谜语般地散落在田野

  孤立无援的雪山,闪烁着

  一种失传的温暖,雪因为悲伤

  才如此密集,而哭声

  从布满泥泞的斜坡上冲了下来

  我想起母亲在果实成熟时咳出的第一口血

  仍然带着秋天的新鲜感,终让我一无所闻

  只有当泥土摩擦出一种深邃的声音时

  我才猛然想起,她已故去六年

  刊《作品》2016年第12期

 

  夜宿玛曲

  □郑万明

  夜半。牛羊睡了

  酒醒之人溜出帐篷

  晃荡在满天星宿下。

  一根鞭子

  弯成月光的样子。

  满天星宿下,牛羊睡了。

  酒醒之人,终于看见隐约在草原深处的 黄河。

  现在,他真想给白天见过面的女孩唱一 首情歌。

  风一吹,他感觉玛曲后半夜的秋天

  真冷。

  刊2016年1期《解放军文艺》

 

  隔墙的红杏

  □李雁彬

  此刻,我想象着

  隔墙的红杏

  正抓住一个春天向我呼喊

  我听见她甜蜜的声音

  穿过厚厚的典籍、注释、索引

  从唐诗三百首中挤出来

  含苞待放,紧握着花蕾的拳头

  砸向我的臆想

  如果我用三月的春风来引诱她

  如果我顺手打开离我最近的那一朵

  能否打开一个春天

  那么就让唐朝的春草淹没权贵的宫室

  那么就让烟柳的根须腐烂在一片春色中

  隔墙的红杏隔着墙喊出我的名字

  我在她的一句偈语中记起了前生

  隔墙的红杏,在多少个轮回的寂寞中

  我才找到你

  直到如今我还是无法越过这道浅浅的墙 垣

  我知道春天的繁花似海

  可我宁愿守着这一朵,让她每天

  在我的窗外吐露心迹

  我虽无法越过庸常的生活与她相遇

  那浅浅的一笑已经成就了我一生的梦想

  刊《天津诗网刊》2016年第916期

 

  我要为你哭一场

  □小鲁

  我要为你哭一场

  我要为你哭一场

  我要为你哭一场

  我要为你哭一场

  我要为你哭一场

  这么多年,我写下爱和悲伤

  这么多年,我还想写下开始和尽头

  为你,你转过身才能看见的自己

  回忆却像大雪纷纷扰扰

  这一生就要被掩盖,有一场大幕徐徐拉开

  又徐徐合上,仿佛火焰和灰烬的舞台

  生活再也掐不住谁的喉咙了

  这时候,我要为你哭一场

  我要为你好好哭一场

  没有缘由地,没有缘由没有缘由也没有缘由

  我要为你哭一场

  我要为你哭一场

  我要为你哭一场

  我要为你哭一场

  我要为你好好哭一场

  刊《纪念馆》(民刊)2016年第1期

 

  我落在我上

  □侯建丽

  雨落在雨上

  树叶落在树叶上

  风落在风上

  我落在我上

  来到中年

  我已无法落进你的烂漫

  体内盛开的桃花

  一朵一朵落进了院子的灯火

  忽明忽暗

  窗外,借失去自我的蝉鸣

  截住时间的咽喉

  我已将岁月与你

  慢慢咽下

  刊2016年《今日高牌店·最诗刊》

 

  小暑

  □毛韶子

  小麦

  打着金黄的饱嗝,粒粒闪烁的那份

  饱满。阳光摇晃着一种幸福

  刊2016年7月8日《湖南日报》“湘江”周刊

 

  诗歌一样大的故乡

  □杨玉林

  我想把故乡再写小一点

  房屋那么小

  烟柱那么小

  院子那么小

  门前的小树那么小

  一条路那么小

  路边晒太阳的七叔那么小

  教室里坐着的几个孩子那么小

  夜空中的月亮那么小

  母亲等候的身影那么小

  泪珠  那么小

  我只能把故乡往小里写

  小到像一首诗一般大

  这样就可以装进去:

  牛羊、耕地、庄稼、炊烟

  热炕、山歌、社火、土庙

  儿时的伙伴娟娟、芳芳、小军——

  他们被一辆火车带到了更遥远的地方

  不能再把故乡写得更小了

  再小就像一颗心一般大了

  小小的故乡呵

  有时候,让我在深夜

  孤独、无助

  伴随针尖一样大的阵阵隐痛

  刊2016年12月13日《甘肃日报》

 

  爸爸的骨头

  □李富元

  像是秋后的谷秆,能撑起

  沉甸甸饱满的谷穗

  也是高粱的秆子,挺直腰板

  让那些紫红的穗子,如是

  西北汉子坚毅的头颅

  在风霜里笑傲蓝天

  爸爸的骨头,更像我家

  房梁的柱子,脚下

  坚定的踏着柱石

  头上顶起椽子、瓦片

  爸爸用自己的坚毅,给我们

  撑起一个暖和的家

  或有时候,我觉得

  爸爸的骨头更像石头

  让人抚摸的时候,感觉到

  一种触目惊心的骨感

  像耸立的纪念碑一样

  让人肃穆

  刊《海燕》文学月刊2016年第6期“组诗”选一

 

  夜出金城关

  □庄苓

  麦子在兰州以西的大湾子里妖娆

  我们深夜带刀,赴一场王的盛事

  无边落木,城南旧事

  都在西域饮下你满肚的豪情

  我们常常在书本里厮杀决战

  在地图上勾画与你同族的失地

  河西八千里粮仓之上的生与死

  被历史套上正大气象在贫穷里

  噫吁嚱!长歌当啸!微醉的

  不过是将军的幕僚祖国的诗人而已!

  陇头月下一声长叹,出关去!

  如墨肆意,落日下驰骋的骏马

  刀刃上抒写祖国的生与死

  风隐忍,细雨长

  青春作伴好还乡

  刊《飞天》2016年7月号

 

  草堂的绿竹

  □吉晓武

  挺直的竿子簇拥在一起

  密不透风地

  硬是逼出了一片锋利的浓荫

  那些叶子,一定是不吐不快的一根根鲠  骨

  或者是穿过心脏的一万根利箭

  带有一条泥路的疲惫

  ——而在水淋淋的阳光下,此刻

  一只瓷一样的舌头

  像一页纸上,刚刚发绿的诗句

  收录《诗意成都》

 

  栅栏

  □窦小龙

  年久失修的木栅栏

  没能圈养住年少的好时光

  天色就暗了下来

  只见西风

  绕过一树红灿灿的柿子

  一溜烟去了远方

  已不需要关住什么

  当花事已尽

  日子像极了午后茶的味道

  白霜爬上来

  那只企图翻越栅栏的秋虫

  怎么看都是我的样子

  刊《星星》诗刊2016年第8期

 

  走张家川

  □董浩

  临近黄昏向北

  在越走越高的苍茫

  和无法说出的隐秘中穿行

  炊烟渐次升起

  柴火燃烧的幸福

  夹杂着牛羊回家的味道

  拂面而来又飘然而去

  就像车窗外闪过

  匆匆忙忙赶路的白帽帽

  好看而又清新

  落日渲染着一座

  渐渐靠近的城

  大小高低不等的清真寺

  为即将到来的夜色

  和四面八方络绎不绝的旅人

  抬高了一座县城

  九月朴素而又迷人的眼神

  刊《张家川文艺》2016第一期

 

  烽火台

  □兰叶子

  我不能将你描摹成

  灵魂的高地

  亦不能,将你谱就成

  铿锵的乐章

  我只以朝圣者的虔诚

  在心灵的最深处

  将你膜拜

  当骄阳下落影重叠

  极目处风烟俱净

  你从来不曾忘记

  狼烟冲天之时

  寒光如何映照铁衣

  黄沙如何掩埋金甲

  在你不曾模糊的视线里

  烟与火,生与死

  都只是,消散在苍穹之上

  悲怆的诗行

  入选《嘉峪关·诗意的栖居》;刊《丝路快车》2016年12期。

 

  人间

  □吕建军

  蒿草内心苍茫,北风凌厉地呼啸

  为几簇孤木增添更加寂静的

  阴影。水流潺潺中有来自

  泥土的大爱和深沉

  候鸟本能地辨识着时光随季节逃遁的

  巨大声响与颤动

  它们穿过茫茫天空又不知所踪

  河岸失去葳蕤

  裸露的石头像一腔意象的闪光

  在词语的延展中酝酿着春天

  秋天的废墟有着多么奢华的背景

  田地里衣襟褴褛的玉米秆向着风

  炫耀着黄金般的丰收

  寒冷滚滚碾来

  奔腾而过的冬的铁蹄正加速着万物的

  枯朽。而大地

  此时已无人间抽身的战栗与哀怨

  刊《诗林》2016年第6期

 

  池塘里的舞会

  □杨胡平

  拉开夏天绿色的帷幕

  一场精彩非凡的舞会

  正在池塘里上演

  大嗓门的阔嘴青蛙

  不用麦克风

  也能将歌声唱得响亮

  穿着粉色连衣裙的荷花姑娘

  正在徐徐的微风中

  跳起好看的古典舞

  小鱼吐出一串串

  对池塘舞会的赞美

  飞来飞去的红蜻蜓

  拍摄下了舞会的精彩瞬间

  刊2016年6月《小樱桃童年阅读》

 编辑:[辛晓强]
领导信息
王 锐
杨维俊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

出席首届国际产业大会暨第五届甘肃省文...

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等领导巡视文博会白...

第五届甘肃省文博会兰州展馆

王三运刘伟平巡视文博会展馆

精彩专题
·兰州供暖季,让这个冬天“热”起来
·绚丽甘肃 陇上精彩:兰州老地名...
·“我是学习粉 我传正能量”——...
·甘肃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
·首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长征胜利80...
·不老的敦煌 莫高窟创建1650周年...
·陇原好网民·青春正能量系列活动...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法律顾问:高洁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单位:甘肃贺文龙律师事务所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0500034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